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奴妻自白书1-4作者小心你的.欲望
奴妻自白书1-4作者小心你的.欲望

奴妻自白书

字数:5700


(一)

理科女生,文笔不好,可能写不了很火爆,但是亲身经历,请轻拍。

我是一个受虐狂。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愿意承认这一点,我估计很少。但是欲望无法遏制。我是真正意义上的受虐狂,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生理上,疼痛(程度不能太重,但也不必太轻)会增加我的性兴奋。心理上,我喜欢伺候男人,贬低自己。

我从小就有受虐的倾向。小时候喜欢跟欺负我的小朋友一起玩。长大了之后,也许是性意识觉醒比较早,我的身材发育得很好,细腰大奶,前凸后翘。靠着这一点,我也在SM论坛上找过不少男主人。但说实话,满意的很少。可能是女生爱干净,可能是上过大学要求高。那些衣冠不整的,张口就说蠢话的,我实在提不起兴趣伺候。但是,也碰到过几个很有魅力的男主。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不了了之了。

大学毕业之后,我当了公务员,在某二级城市的政府下属某单位工作。除了每年固定的一些时候,平时很清闲。对于一个sm爱好者来说,这是再理想不过的职业了。当然,也是再理想不过的年龄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过得很乱,到处跟人聊天,见S.后来就冷却下来了。因为合适的S毕竟不多。

同时,还有一件事变成了我生活的主题。可能是做人要求高吧,更可能是性趣不合的原因,我谈过两次恋爱,都不怎么满意,趁着还没谈婚论嫁,都早早断了。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是单身状态。同事都比我大很多。我倒是不介意男人比我大,可惜他们都结婚了。于是,作为科室里唯一的未婚女性,整天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还乖巧嘴甜勤快,大伙儿觉得我没男朋友简直是天理难容,所以都给我介绍朋友。说穿了就是相亲。除了相亲,我也没机会见识各种各样的青年才俊了,所以我也来者不拒,只要给我介绍了我就去见。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除了一个人之外,我没有跟他们任何人上过床。总而言之,最后都没成。但有好些人成了朋友。

三年前的春节假期刚过,我们市迎来了和日本某市结成友好姊妹城市的N周年。各种庆祝纪念招商投资活动不在话下。今年新鲜的一点是:两市都拨了专款,在领事馆的协助下,互设驻外办事处,用于文化和经济交流。

本来我没想到这事会跟我有关。因为我的英语口语好,曾经几次跟随欧美访问团外事访问过。但日语我是一窍不通。但偏偏我那天一上班,领导就跟我谈了,说希望我驻日一两年。也是,拖家带口的肯定都不乐意去。我是低级科员,又是部门里唯一的单身,不派我派谁呢?我说我考虑考虑。领导也给我许诺了很多优惠条件,什么补贴了,升职了,分房了之类的。家人当然不希望我去,想托人跟领导说说。我自己考虑了一下,觉得现在的生活一潭死水,出去也见见世面。几天后,答应了。

真正成行,已经初夏了。来到日本后,住在大使馆联系的一个国际公寓里,整天出来进去碰到的都是老外,有外交官,也有企业高管,大部分是单身。平时我在办事处坐班,每周三次去一个私立大学上日语课程。日本的课程上得很慢,假期很长,311大地震后,还停了一个多学期。因此到现在我的日语还很不上道。

说能说一些,日本人也听得频频点头,但是懂没懂就天知道了。好在跟外事办打交道的日本人都有英文底子,虽然有些人发音很典型的日本式,但交流是没问题的。

311地震之后,我回去了一段时间,以为可以不必再来日本了。没想到,虽然两国民间反抗情绪很激烈,但政府间还是合作意愿压过了一切。单位破格给我分了房子,升了个小官,又把我发配回来了。我既然拿了房钥匙,拿人的手短,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了。我在日本考了驾照,一个好心的日本朋友把他不用的车借给我开,我有空就到处去自驾游。

一个星期六下午,天气非常热,我在公寓里吹着空调,上网看电视剧,忽然房门锁那里传来插钥匙的声音。但是一直打不开。我轻手轻脚跑过去,打开门一看,是隔壁的盲人老美。很明显他走错了房门。他马上用日语道歉说他搞错了。
我用英语跟他说没关系,如果他愿意,可以进来喝杯冷饮。他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我拉着他的手把他领进来,让他坐到沙发上。外面太热,他额头上都是汗。

我:「先生,这里有冰水,橙汁,啤酒,威士忌,葡萄酒,甚至伏特加,你想要哪种?」

他:「我的名字是威廉XXX,叫我威廉或者比尔。你真是个天使,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我叫XX,但是你可能很难发音,那么就把我的姓当我的名字吧,我姓宋,Song.」

他:「Song(歌曲),多么美丽的名字!」

我:「谢谢,哪种饮料?」

他:「如果可以的话,冰啤酒。谢谢你,Song.」

就这样,我们谈天说地,原来他是个外交家兼作家,眼睛是成年后由于家族遗传病慢慢变盲的,但是他很了不起,照样学习工作。他有过一次婚姻,但现在是单身。儿子现在在以色列工作。我很钦佩他,相比之下,我简直乏善可陈。他身材高大,有190左右,肌肉强壮,汗味和香水味组成的男人味冲得我心猿意马的。酒也不知不觉从啤酒换到葡萄酒和威士忌,最后还开了一瓶伏特加。威廉开酒很熟练,甚至可以很准确地给我倒酒。我其实喝得不多,而他喝得脸和脖子都粉红了,汗湿了T恤,但谈吐仍然那么温柔殷勤。

我:「威廉,我这里有浴衣(公寓配的),你看起来很热,应该很不舒服,想洗个澡吗?」

他:「你简直救了我的命,我可以一个人来的,只要告诉我在哪里。」
我心想:「一个人不一个人,就不由你说了算了。」

我给他开了淋浴,然后退了出去,其实我没有走,又偷偷回到门口看着他。
他脱了衣服,整整齐齐地摆到旁边的台子上,然后开始冲澡。他应该是长期健身的,腹部没有赘肉,胸部,胳膊,大腿肌肉隆起。我拽掉身上的大T恤,光着身子走了进去,从正面抱住了他,他发出一声惊叹,摸到我的脸,再轻轻抚摸着我的胸和腰,迅速勃起了。

我:「威廉,你介意我这样吗?」

他:「哦,上帝,Song你在开玩笑吗?你的身材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然后我们就热吻,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乳头,我能感觉到乳头变硬,胸在涨大。我一边亲吻一边饥渴地轻声呻吟。他另一只手顺着小腹摸进我的大腿之间,然后又是一声惊叹,因为我那里已经春水泛滥了。

(二)

上一篇自白书,我的主人,也就是我的老公,看了之后很不满意。其实我也很不满意。这一篇文章的缺点很明显:不够骚,没气氛。可能是知道读者是谁,并且这位读者对我来说意义太重大,压力之下,才抑制了发挥吧。

接着写。尽量骚一些,让主人满意。

上次写道两人洗澡。其实老外的cock给我第一眼就很震撼的效果,勃起之后就更长更粗了,没有包皮,深红的龟头泛着紫色,肉棒遍布筋络,看着让我直咽口水,下身火热。我蹲下去沿着血管舔到龟头,然后亲吻着马眼,用嘴唇包着龟头轻轻地吮吸。威廉颤抖地关掉了淋浴,靠在墙上呻吟着。

(三)

我又来了。虽然也没什么人看,但是跟上两次更新相距时间太久,对不起了。不过是有原因的。今天说说这个吧,应该还算火爆吧。

因为主人说他要看我的自传,所以第一个帖子写得都是平白直叙。也是我太笨,说让写自传就真的从小写起。结果被主人捆起来,用皮带狠狠教训了屁股。我一直求饶,说一定好好写。

结果就有了第二次。第二次说到跟老外在洗澡间里调情。我写着,主人在我身后坐着看。写了没几行,他忽然伸手在我下体摸了一下(我是光着身子的,下身那时一塌糊涂),忽然发怒,把手给我看了一下,然后顺便就给了我一耳光。其实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S的独占欲都很强,肯定会吃这种飞醋的。哎,写也不是,不写也不是。

我是被主人教训怕了的,在主人面前早已没有任何自尊。更何况,前一天打的青紫还没消啊。我立刻跪下来求饶,亲吻主人下体,给主人按摩腿脚。主人闭目养神。

主人:继续写啊。

我:不写了,主人,让我伺候你吧。

主人:我让你继续写。

我:主人饶了我吧,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我骚,我不要脸。我都改……
主人:怎么改?

我:主人让我怎么改我就怎么改,我听主人的话。

主人:我让你写。

我:主人……

我知道写下去是死路一条。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写的黄文,那没关系。但如果知道那个黄文的女主角是自己老婆,估计没有男人会愿意接受这个。更何况还是个S.

我:主人,我写得不好,你饶了我吧……

主人:你写不写?

我:我写,我写,主人。

我又在那个主贴下面跟了一贴,只有很短的一句话:先写这么多,明天有时间再写。

提交之后,立刻重复前面的一套动作,下跪,亲吻,按摩。说实话,主人生气的时候最帅,他越帅,我越贱。

我:主人,求你别玩我了吧,我知道,我要是都写出来,你会打死我的。
主人:我打死你怎么了,不乐意吗?

我:乐意的,乐意的,我就是怕主人生气对身体不好。主人要是高兴,打死我也乐意的。

主人:我今天就要试试看能不能打死你。

我:是……

看来今天主人的气很难消。我跪在那里,心惊胆战的看着主人站起来,围着我转了一圈。

主人:把皮带拿来。

我赶紧爬起来去把壁橱里的皮带拿出来。昨天就是被它打了50下。那个皮带很厚实,窄窄的,打在屁股上钻心的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主人想打,我想取悦主人。当M是没有选择的。

我:主人,皮带在这里。主人,求你手下留情啊!

主人:今天不捆你,自己撅好等着我打。

我:是,主人。

我一般很乖的,被打的时候不会躲。但主人想打的狠的时候,比如前一天,就会把我捆起来,起到威慑作用。这次主人不捆我,是不是不会打的特别狠呢?
我想错了。

主人抡圆了皮带,没有给我任何前期准备,狠狠地啪!的一声抽在我屁股上。
我:啊!主人我错了,求主人了……

主人根本没理我,继续抡圆了抽,我只敢原地跪着,充其量左右扭下屁股,不敢真躲。怕躲了主人更要发火,惩罚的更狠。另一方面,我受虐因子发作,一边死命地哭喊求饶,一边心里却在想「我就是主人的奴隶,我的命是主人的,主人打死我是应该的」。哎,我真是没救了。

这次打了多少下没有数。我潜意识里要躲避疼痛,越来越往下伏,被主人揪着头发拽起来继续打。

终于主人停下了,我被打得半晕了,还是讨好地给主人磕头,亲吻脚趾头。
我: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主人:谢我什么啊?这才刚开始呢。

啊?还要打吗……那我真要被打死了啊……我怕的要死,正不知道该怎么哀求才好,主人却把皮带扔到一边,让我去把浴缸放满水。

看来主人也是打了一身汗啊。我赶紧跑去浴室里放水,浴缸是高级欧洲货,可以几个龙头一起放。我一边看着放水,一边感受着屁股上那闷燃的疼痛。
水放好了,主人也进来了,我连忙给主人脱衣服。在家里,虽然是夫妻,一向是主人穿着衣服,我裸着的。

衣服脱掉之后,主人高大的身材显露了出来,主人每天健身,家里就有专门的健身房。主人大腿粗壮,小腿又直又长,肚子没有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部分都会有的赘肉,隐约露出块状肌肉的痕迹。真是个美男子。我跪在地上仰望着,越看越爱,看主人的大肉棒翘着,就情不自禁地用脸抚摩着,用嘴唇和舌尖轻轻的亲着,舔着。

主人:进去。

我:进……这个浴缸吗,主人?

主人:嗯。

我顺从地站到了大浴缸里。

主人:跪下。

我跪在水里,水没到胸。

主人:憋气,头钻到水里。

我深吸一口气,像游泳一样,把头钻进了水里。憋了几秒钟,才抬起头。心里莫名其妙。主人要做什么?

主人点点头,把水稍微放掉一些,把我摆弄来摆弄去。

主人:嗯,跪好了,把头钻到水底,屁股翘起来露出来。我不让你出来不准从水里出来。

我深吸一口气,头钻进温暖的水里,伏到浴缸底,屁股却露在了水面上,下体暴露在空气里,凉飕飕的。我这才发觉自己的下体一直在流水。是的,把自己的身体和自由完全地奉献给主人,虽然疼痛,恐惧,但却令我无比兴奋。

但是,在水里待了半分钟的时候,我由于缺氧不得不钻出水面,大声地喘息着。

我:主人,不行了,要淹死了……

主人带着一丝坏笑,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主人:猜到我要干什么了吗?

我:猜不到,主人。

其实隐隐约约猜到了,觉得大祸临头,不禁露出乞求的目光,可是又怕说出来,好像不说出来就不会变成现实,哎,心态蛮复杂的……

主人:想让我操你吗?

我:想的,主人,求主人操我吧……

主人:还是刚才那个姿势,头钻进水里,骚逼露出来等着我操。

我:啊……

主人:这次我鸡巴操进去之前,你无论如何都不准从水里出来,哪怕真淹死也不准出来,听到没有?

我:主人,求主人饶命啊,主人……

主人:你还想再挨一顿皮带是不是?

哎,如果是被皮带打死和在浴缸里淹死这两个里面选,我还是选淹死吧,至少给主人带来一点新鲜的乐趣……

主人:快点!

我深呼吸了几下,做好被主人玩死的准备,毅然钻进了水里。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在水里睁开了眼睛。雪白的浴缸底部映着水纹。我睁着眼睛,憋着气,慢慢地,窒息感来了,我拼命扭动屁股,忽然阴部被主人的手指摸了上来,在骚逼分泌的粘液里滑动着。

我猛地一颤,快感涌进全身。可是本来憋着的那口气也卸了,一串水泡过后,我的肺部已经没有空气了。我不能呼吸,张开嘴却喝了一口苦涩的洗澡水。然后又是好几口。不能呼吸就只能吞水,太阳穴肿胀着,耳鸣声开始响了起来。不行了啊,真的要淹死了,可是我却不敢钻出水面,我从来没有这么疯狂地渴望被主人操。主人,快操我啊……我绝望了。

突然,主人的大肉棒挤进了我的骚逼,我张开嘴,水涌进来。鼻子呛了水,鼻腔和喉咙疼得要死。可是我终于能把头抬起来了。我一边咳嗽着,鼻涕眼泪和着洗澡水糊了一脸。主人像骑马一样拽着我的头发往后拉,一边毫不容情地狠狠干着我的骚逼。我头发被拽着仰着脸,一边呼吸着救命的空气,一边淫叫着。
我:主人,啊~啊~谢谢主人操我,主人操死我吧,我的命是你的,主人,主人的肉棒好大啊,主人操死我吧………

主人:贱货,骚逼什么感觉?

我:啊……主人……

主人:还想喝洗澡水吗?说,骚逼什么感觉?

我:骚逼又麻又痒又烫……骚逼欠你操了……主人,我是你一个人的,只给你一个人操,只有主人能治骚逼……啊……


待续


第四章

话说第二章之后,我跟威廉陷入了热恋。他比我大二三十岁。但年龄不是问题。两个人每天互相打十几个电话。他非常敏感,立刻发现在床上时我的表现是女奴对国王式的表现。我很幸运,他很享受这个。

言多必失,长话短说。两个人的关系很火热,直到有一天我犯傻了。在床上,在百分之九十是性欲的驱使下,我对他说:Sir,请让我为你生个孩子吧!
他立刻停了下来。

我马上道歉:对不起,我不是当真的。

他:Song,我不能跟你有孩子。我的眼病是遗传性的,你知道,现在我的儿子的眼睛已经情况很不好了。

我:是的,是的,我很遗憾。请不要在意,忘记我说过的话吧。

他:而且恐怕我也不能跟你结婚。

我:那么就不结,没问题。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好,这就够了。

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有阴影的。确实,我有太容易投入的毛病。我自问配得起他有余,我是幻想跟他结婚的,而现在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正好他要去参加一个联合国的世界大会,我就对他撒谎说我也要回国一段时间,可能他回来以后也很长时间见不到了。在内心里,我已经决定跟他断掉。虽然是邻居,但因为他是盲人,我很容易避开他。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接过他的电话。他发给我一些voicemail.我也没有回复。这样过了几次之后,他心领神会,也再也没有
联系过我。

有点伤感,但没办法。这一页就算揭过了。

然后我的主人出现了。在日本,他是一个上市企业的社长,在国内我们城市的高科园也有公司,是我们招商引资的样板企业。在国内的时候见过,当时印象就很惊艳。但那时候想当然地认为他一定是成家的,所以没有接触。

到了日本之后,跟他们公司的联系都是通过他的下属的,所以还是没有接触。直到有一次当地华人企业家联欢活动,我们部门是组织者,他属于侨领之一,当然在受邀之列。

在所有的企业家里,他是鹤立鸡群的,非常吸引人。不仅是外形,还有谈吐,还有那种傲娇的气质。在酒会上,领导和侨领讲话之后,人们开始随意吃喝交谈。我端了两杯酒,趁他身边没有人的时候,跑去跟他攀谈。一谈之下才知道,他八十年代末来到日本,一直没有成家。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呢?

他:比如什么原因呢?

我:比如您可能是……同性恋?

他:你看我像吗?

我:有很多优秀的人也是同性恋呢,所以我也看不出来。

他:你希望我是同性恋吗?

我:不管我希望不希望,您该是同性恋照样是啊。

他笑而不语。其实我当然希望他不是。我希望他说:「要我证明给你看吗?」可他没有说。我很巴结的给他倒酒水,盛果盘,他心安理得地享受,只不过跟我碰杯的时候点头致意一下。看来是同性恋了,没什么希望了,我想。

他:一会酒会结束的时候,你怎么回家呢?要我送你吗?

我:不用了,我有车,还要送X长和X姐回去。

他:是吗,那以后联系吧。

我:好的,一定联系啊。

如果那天我没开车,说不定我们的深入接触会早很多。可惜没有。如果我主动跟他联系,说不定我们也早在一起了。可是我那时想得很多。一方面他可能是个同性恋。另一方面就算他不是同性恋,他的条件这么好,眼光一定会很高。如果我过于主动,他会看不起我,会认为我是掘金女。于是顾虑重重之下,我一直没有联系,但心里又一直挂着他,非常想联系一下。后来好容易找了个很勉强的由头给他打电话,接电话的他却在国内。我想像着他在国内过着酒醉金迷的腐败生活,我却在日本当尼姑,对比真是强烈,心里蛮怅然的。

直到一个月后,他才打来一个电话。

他:喂,小宋吗?

我:是我,S社长,您好!:)

他:我刚从国内出差回来,有空吃顿饭吗?

我:有的,您什么时候方便呀?

他:呵呵,那明天下午吧。

第二天是周五,一般周五下午都人心惶惶,无心工作,更何况我这种闲工。我早早就打招呼下了班,跑到约定的地点附近的咖啡馆坐着,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打开小镜子检查化妆有没有糊掉。

终于他的电话来了。

他:不好意思,公司里有点事,我要晚到一个钟头。

我:没关系的,我等着您。

他:嗯,那一会见。

结果是他迟了三个多小时:)其实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暗暗庆幸他没有取消约会。他来了,穿着休闲西服,敞着领口,脸色有点疲倦,但是很帅。预约的座位早已经没有了,我们逛了一会,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居酒屋,叫了酒菜开始聊了起来。这次主要是他问我答,而我的经历在第一章已经讲过,几乎是乏善足陈的。他也问到我为什么是单身。是不是眼光太高呢?

我:我也没什么资格眼光高,不过两个人见面没感觉的话,那真是没办法的事。

他:有感觉和没感觉,有什么标准吗?

我:呵呵,标准啊,就是看会不会动心吧。

他:动不动心,有什么标准吗?

我:呵呵,动心的标准啊,就是看会不会动情吧……

他:那对我呢,动情了吗?

我:动了啦……

他笑了,随意地拍拍我的头,像拍一个宠物一样。我也对他甜蜜地微笑着。吃完饭,他只说了一声「走吧」,我们就心照不宣地一起坐上出租车到了他家。他家是独门独院的两层建筑,家里空无一人,却非常整洁。

我:你家好大啊,真干净啊……

他:每天有保洁公司的人来打扫的。进来吧。

我脱鞋进屋,并且很细心地把他脱下的鞋子在鞋架上放好。他领我参观了一下他的房子,卧室在二楼,很宽大的卧室。

我明知故问地推开旁边一扇门:这里是哪里啊?当然是浴室。他在背后把我推进去,我们一边接吻一边扯下衣服,巨大的淋浴喷头洒出了温暖的水雾。他揉捏着我的乳房,跟我舌吻着,粗大的肉棒勃起着,让我怦然心动。

在他的进攻下,我一边喘息一边小声呻吟着,下体开始汩汩流出淫液。他摸到了我下体的湿滑,立刻按停了淋浴,两个人湿淋淋地就上了床。他还是一边跟我接吻,一边抚摩我的乳房,我的乳房和乳头非常敏感,我浑身颤抖着,两条腿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腰,下体蹭着他的肉棒,渴求着他的进入。终于他的肉棒挤了进来,硬的像火热的铁棍,我满足地呻吟着。

我:哦,哦,哦……啊,不要停啊,求你了……

他:我是同性恋吗?

我:不是,不是,我错了,求你不要停啊……

他:不要停什么?

我:不要停……动啊……

他不喜欢我遮遮掩掩的回答,只是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我的乳头,肉棒却放在里面仍然不动。我浑身火烫,下体紧紧含着他的肉棒,酥痒难耐,我试图自己动起来套弄,却被他紧紧压住,动不了。

他:不要停什么?

我:啊……不要停……操我吧,不要停……干我吧……求你……

他满意了,才猛地开始干我,干得我昏了头,不顾羞耻地直着嗓子叫着床,一直叫了十几分钟,嗓子都哑了,他突然拔出来,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射到了我脸上。我一点都不介意,在他射完之后还殷勤的为他舔干净,让他爽的又抖了好几下。他亲了亲我,我们相拥着躺着。

他:你没有高潮?

我:我很难有阴道高潮,不过好舒服,好喜欢你抽插的感觉的。

他:嗯,我喜欢你这样的,不装高潮。

我:嗯……我都对你说实话的。

他:那你怎么样才有高潮呢?

我:阴蒂高潮吧。不过,没有高潮也没关系。我喜欢被你……干,我希望你能高潮,胜过我得到高潮。

他:是吗?你是不是SM爱好者?

说实话,我在这时候很犹豫,很窘迫。但是豁出去了,因为我说过,我要对他说实话。

我:是的,我是M.

他:真的假的?

我:真的,我是天生的M.

他:你怎么证明?

我:你让我怎么证明,我就怎么证明。

他:愿意亲我的脚吗?

我:愿意。

我爬到他脚边,亲了亲他的脚趾。

他:舔。

我张开嘴巴,含着他的脚趾,舌头在脚趾上打着圈。他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我顺着他的脚弓的血管轻轻的舔着,舔了舔足踝,再慢慢往上舔。忽然头皮一紧,他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在他的肉棒上,他的肉棒又勃起了。我用两只手捧着他的睾丸和肉棒轻轻抚摩着,张大嘴巴放松喉咙,尽可能深的吞咽着巨大的龟头。
他翻身起来,坐在我的胸上,把我压在床上,肉棒对着我的嘴抽插起来。我的乳房感受着他起伏的臀部,顺从地大张着嘴巴,嘴唇包着牙齿,因为窒息和咽部反射而可怜的翻着白眼,红涨着脸,耳朵嗡嗡的响着,可是下体却火热地流着淫水。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终于射了,我感激地吞下了他的精液,舔干净了他的肉棒,乖乖的仰望着他。他低头看着胯下的我,微笑着轻轻拍打着我的脸。
他:挺听话啊。

我:是的,我喜欢听你的话。

他:想我做你的S吗?

我:想的。

他:叫我啊。

我:主人。

是的,我就是这样(毫无反抗的)被主人俘获的。

(待续)

[本帖最后由ls1991lsok于编辑]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