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女畜学园.
新女畜学园.



当老吴推着器械车,走进保健室的时候,雅子正呆坐在病床上,圆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茫然地瞪着对面雪白的墙壁。虽然她的绑架者已经就她未来的命运做过了一个大概的说明,今天对这所自己将要在其中进修的“学园”的参观,依然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所以,直到老吴开始对她作自我介绍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个中年男人的存在。

“你好啊,可爱的姑娘。我是保健室的保健员,老吴。嗯,既然这里是一所学校,就总要有个保健室的,对吧?”老吴一面按照老习惯唠唠叨叨地说着,一面看着雅子带着惊恐不安的表情,下意识地去遮掩自己赤裸的身体。所有的女人,不管她多么聪明漂亮,也不管她曾经有过怎样的社会地位,在初次见到这所性畜训练学校的时候,总是有类似的表现,他暗暗思忖着,不过,她们也终究都会适应自己的新角色。

“你今天已经参观过这所学校了,一定有很深的印象吧?”

听了这句话,雅子紧紧咬着嘴唇,那一幕幕诡异淫糜的景象再次浮现在眼前:这是一座看上去与普通的小城镇里的小学或初等普通中学没有什么差别的校园,然而在其中“学习”的却是数十上百个一丝不挂的,像她一样正当妙龄的成熟美丽的女人,有些还是演员、模特或者类似的知名人物。她们或者坐在明显是按照儿童的体形制造的课桌椅中,挺着胸,叉开大腿,并像小学生那样把双手放在背后,学习雅子可怜的脑袋根本无法理解的课程;或者在K场上,剧烈“教师”的指挥,进行各种体育活动,随着剧烈的活动和诱人的娇喘声,身体各个私秘部分都清楚地暴露在温暖的阳光下和清新的空气中;更有一些可怜的女人,像幼儿一样伏在别人的膝上,扭动着丰腴而赤红的肉丘,大声哭泣和求饶,对此,引着她参观的人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是纪律教育。”……

“我知道,今天你走了这么长的路来到这里,又在整个学校里看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想早些休息。不过,在你正式入学前,我们还要对你的身体作最后一次处理。”

处理身体?雅子眼中的恐惧又加深了,在来这里之前,她的身体已经经过了好几道处理了,包括用热腊生生地除去她身上除了头发眉毛以外所有的毛发,以及动手术割去阴蒂的包皮,每一种“处理”都带给了她巨大的痛苦,现在又有什么惩罚等着她呢?

“你不用那么紧张嘛。”老吴用颇能让人镇定的声音解释道。“每一个新学生,学校都会给一个学号,这不是很自然吗?我现在就是要把这个学号记在你的身上,很简单,只是记一个8位数的号码而已。这样以后学校的管理,老师的教学都会很方便。”然后,他便向雅子展示着小推车上的器材,有形状古怪的类似水笔一样的工具,各式各样的瓶子和盒子,一盏冷光灯和其它各种器械。

“你看,这是生物燃料,这是基因固色剂,是跟据你的皮肤细胞样本刚刚培育出来的,还有这个,定型灯,通过调整照射的时间可以控制……,嘻嘻,这个得待会儿再告诉你。现在,宝贝,请你靠着床头,把大腿翘起来,放到耳边,然后抓住脚踝,对,就是这样。”

如果是从前,雅子自然不会对陌生男人做出这样羞耻的动作,不过失去自由以后,她已经吃过了足够的苦头,让她明白这种时候乖乖照着吩咐行事是最合算得。当她丰满娇嫩的下体完全展露在老吴面前的时候,中年保健员便熟练地把各种粉末和药水混合在一起,然后注入到“水笔”中,他轻轻掂了掂雅子分量十足的大屁股,露出满意的笑容。

虽然笔尖看上去很尖利,但当它触到肌肤时,雅子欣慰地发现其实它是相当柔软而有韧性的,没有带来什么不适感。只见墨青色的颜料均匀而缓慢地从笔尖渗出,在雪白的臀肉上形成一个个漂亮的斜体数位。“2……0……7……3,
接着是左面半边,唔,你的屁股真是结识,写上去手感好得很,0……1……8……3,OK!完成了!”

老吴接着把那台“定型灯”——看上去和一般的冷光台灯没什么两样——放在了雅子的两腿之间。“很好,我想,我们只要十五分钟就足够了。”他仔细地调整好定时器,一道青白色光线便从灯管上幽幽地发射出来,正好照在那行数字上。“我知道有的地方会用烙印或者刺青的办法,这都不好,不但带来痛苦,而且将来要进行改动也很困难,我们这里采用了我发明的最尖端得技术!其中最关键的部分,便是这个基因固色剂,它根据每个人的基因而专门配制,把它和定型灯配合使用,便能将染色剂安全稳定地固定在皮下,一次处理,可以维持至少五年。如果要去除原来的图案,也只要再用定型灯连续照射一两个小时就可以了……”

在扬扬自得地说明中,雅子就这样大张着腿,向面前的男人展露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她的脸因为羞耻而胀得通红。更糟糕的是,从进入学园到现在的大半天里,她都还没有被允许上过厕所,她现在可以感觉到膀胱和尿道中针刺般的痒痛,天哪,让这一切快些结束吧!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姑娘,不过你终究会适应这一切的,”老吴显然已经很习惯于进行这样的谈话了,“这是一个巨大得你无法想象的体系,这个世界上一些最富有、最有权势希望用美丽而有教养的性奴隶来点缀他们的宫殿和庄园。你是无法从这个体系中逃出去的……”

“这所学校会训练你面对未来生活的各种新技能,慢慢地,你会习惯于光着屁股生活……说真的,你现在已经割掉了包皮,整个阴蒂都挺了出来,即使让你穿上裤子,你也会因为敏感处的摩擦而走不了三步路……”老吴顿了一顿,这还只是开始,在让阴蒂离开包皮的保护之后,为了保持它的敏感度,还要十日一小修,半月一大修,用激光烧去表层的老皮,让底下的神经始终暴露出来。不过,这个现在可以不忙着说,反正她以后早晚会知道的。

“……你会习惯于服从所有穿着衣服的人,于此同时,你的身体会随着训练和改造而变得更加敏感。你将终日处于性的紧张中,也会有机会得到你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性高潮,一旦你学会了从中获取快感,那么现在让你感到痛苦和屈辱的事情会变成强烈的性刺激。最终,你会学会忠实地爱上自己的主人,以满足他们的要求为自己最大的幸福,这样你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性畜了。”

“是的,你当然不会在这所学园里一直待下去,每一个性奴隶都有学成毕业的那一天,那时候,就会有一个主人把你买去。那是些富有得无法想象的家伙,你会作为他/她的私人宠物,住在舒适而华贵的房子里,有专属的保姆和饲养员……”

在老吴的侃侃而谈中,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随着定型灯的灯光慢慢暗淡下来,老吴满意的搓着手说:“好极了,让我们来看看最后的效果。”

一块蘸了水的细纱布,轻轻抹过雅子的丰臀,那墨青色的数位便随之消逝了,雅子不由得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眼前的邋遢大叔,然而老吴却依然是充满信心,他用神秘的语气对雅子说道:“亲爱的,我想你有很长时间没有尿尿了吧?”
雅子的脸不由得又红了,她的膀胱早就已经胀得满满的了,尿道口的肌肉也快要筋疲力尽了。“你现在可以放松一下了,宝贝。”

“就在这里吗?”

“是呀,嘻嘻,反正不会要你清洗床单和地板的,就用现在的姿势尿出来好了。”

雅子咬了咬牙,反正,在先前被囚禁的日子里,常常被整天地关押在一个地方,也曾不止一次在看守们的面前失禁了,再多一次也算不了什么,况且刚才老吴所描绘的前景也让这点自尊心显得毫无意义……于是,片刻之后,一股微黄的水泉便从两腿之间喷涌而出。

一股奇异的感觉从雅子的下体涌上她的大脑,这个可怜的女孩刚刚动过包皮手术不久,还不了解自己身体的这一部分变得多么敏感,因为姿势的关系,热热的,带着盐分的尿液冲击着粉嫩的肉芽,给雅子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新奇刺激,而长久忍耐之后的酣畅释放,也大大加深了这种刺激。

“你看!你看!”老吴指着原来写下数字的地方。像孩子似的兴奋地叫着,只见2073和0183两组淡粉红数字色的数字分别从两扇臀肉的雪白肌肤下渐渐浮现
出来。“哈哈!这就是我发明中最有趣的部分:皮肤上的图案在平时是看不到的,可是一旦你受到了刺激,便会逐渐显现出来,通过控制定型灯照射的时间,可以决定在什么程度的兴奋时开始显示,而且,你越high,图案就会越清晰。”
雅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尿液顺着臀丘的曲线漫过粉红色的数位。这时,老吴的手指轻轻地按上了她的阴蒂,他用拇指的指肚从侧面按摩肉芽,同时以食指指尖轻扣肉芽顶端,不等雅子明白过来,一股剧烈的快感便以阴蒂为中心急剧地扩散开来,臀上的数位也马上随之变深,很快就成了滴血般的嫣红色。

“记住这个数字,宝贝,这就是你以后在学园的唯一代号,”老吴已经通过那个小小的器官完全控制住了雅子的神智,“来,把它大声地念出来!”

只听到在喘息和呻吟声中传来喃喃的声音:“2073……01……83……啊!我
是……20……啊……73……0183”



雅子有着一张清雅秀逸的脸蛋儿,因此人们常常没有注意到她的身材较之标准的体形略略偏于丰腴。虽说被“捕获”的那几天很吃了些苦头,不过这些日子里学园的精心饲养,已经把掉了的两、三斤肉全都补了回来。

而小矮凳的“U”字型椅面所包围的面积,比一个成年人的手掌大不了丁点儿,因此,雅子两半丰满浑圆的屁股,只有中间靠近腚沟的一小部分可以挨在上面,加上凳子的高度远低于膝盖,使得全身的重心都加在那一小块地方,大团雪白的臀肉从红色塑料板的边缘恣意地满溢出来,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淫糜之感。
不过,这个尴尬的情形看来并没有对她的坐姿产生什么影响……只见她挺胸收腹,双手背在身后,双腿沿着“U”字型椅面伸出的两个顶端成45度分开,让娇嫩的秘部完全展露在午后温暖的空气中。成熟美丽的女人,以低年级小学生的姿态,赤身裸体地端坐在小凳子上,这实在是诡谲奇异的景象。然而,在学园里所待的时间虽然还不够长,但也已经让雅子她们懂得了随时随地严格遵守纪律的必要性,虽然眼前暂时没有监督者,美丽的学员们依然保持着标准的课堂仪态。
除了雅子之外,在这间撒满午后温煦阳光的教室里,还有另外五个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妙龄女子,她们与雅子一样,背着手,叉着腿,端坐在不到十五公分高的小凳子上。这些女人中的任何一个,走在人群中,都会是人们注目和赞美的目标,然而在这里,她们却只是两列排得整整齐齐的家畜,乳房、臀部和生殖器,都按照学园的纪律,毫无遮掩地展示在明媚的日光下。

当大家刚在教室里坐定的时候,所有的光屁股女人仿佛全都是一个模样,就好像同类的动物乍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现在坐得稍久一些,女人评判同性外貌的本能,让雅子对自己的同学们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因为坐在第三排,也就是最后一排,除了身边的女孩之外,雅子看不清前面四人的容貌,不过她们的体态却都可以仔细地观察的到。

所有的女人,包括两个金发,一个红发和两个像雅子一样的黑发女郎,都留着一头至少超过肩膀的长发——因为学园的宗旨是让『女畜』们尽量保持着动物的原始状态,一般都让她们的头发自然生长,所以除了新来的且本来就留着短发的姑娘之外,绝大多数学生都是长发;她们的肤色都是深浅不一的古铜色,显然是学园里巨量的户外活动的结果;所有的女人都有不在雅子之下的诱人身材,尤其是坐在雅子正前方的那个看上去带有拉丁血统的女孩,修肩纤腰,盛臀长腿,却又有一身雌豹般充满活力的肌肉。

与雅子有所不同的是,那些姑娘除了保持仪态之外,显然还有额外的负担:前排四个女孩里,有三个的肛门口,都露出了一小截鸡蛋粗细的按摩棒,安静的教室中可以清楚地听到三个内置马达疯狂的运转声,显然,这是为了使她们早日适应肛交而对那个器官进行的开发。雅子右手的那个肤色最浅,个儿最高的金发女孩,受的是另外一种折磨,她的乳头、阴蒂都绑着混有兽筋的细棉线,乳头和乳头,乳头和阴蒂间的棉线彼此相连,构成一个悬空的长等腰三角形,随着她的一呼一吸,折磨着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从她恍惚的眼神和沉重的呼吸声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的苦闷。

而雅子前面那个身材最好的女孩,虽然没有戴上什么佩件,看上去却是最最辛苦的——当她进入这间教室之前,显然刚刚受过严厉的纪律惩戒,这可以从她像熟透的蜜桃那样通红肿胀的屁股蛋子上清楚的看出来——现在,全身的重量都加在肉丘的一小部分上,又要不停地微调坐姿以免从低低的小凳子上滑下去,给这个姑娘带来的巨大的痛楚,不断地有带着哭腔的低低的吸气声从前面传到雅子的耳中。

大约是因为刚入学的缘故,雅子现在还没有受到类似的加菜,但是因为另外的缘故,她本身的情形也不轻松。

学园所有学生必须及早掌握的一门基础课程就是以正确的方式放尿——因为学院中的『女畜』日常都被喂以流质、半流质的食物,加之,每天早上都要以浣肠作为一天的开始,所以排便是暂时不用练习的,至少对于初学的『女畜』是如此。

根据她们家畜的身份,雅子和她的同学们既没有隐私权,同时又必须遵照饲主的指挥来行动,因此,这门课程中最基本的学习内容就是要能够根据教员的指挥当众排泄:每隔从10分钟到两小时不等的时间,像雅子这样的新人,便会被排着队牵到校园中视野开阔的地方,通常是某条排水沟或某个花坛边,在来往的『女畜』和教职员的关注下,根据领队老师的指挥,一个接一个轮流蹲在地上,向着大家分开大腿,直到150度以上,大声喊着:“我要尿尿啦!”然后让水柱喷涌出来。

另一方面,而为了让新的家畜可以早日掌握排尿的礼节,老师们总是仔细掐紧释放的时间,以保证『女畜』们的膀胱中随时有足够的存货可以进行训练。如果在下令停止之后还不能止住水流,轻则打屁股,重则还要加以在下次排尿之前不准清理的处罚,让她的下体沾满自己的尿液,以示这是一头连排尿都不能自制的失败的家畜。

对于新近丧失人类身份的『女畜』们来说,这是相当苦恼的考验。许多女人往往是泪水先于尿水而滴落。雅子不只一次地看到巨大的羞耻把包括小腹、臀部、私处和大腿根的整个下体染成鲜红的颜色。更有一些难以适应这门课程的姑娘们,在这种情况下,总是紧张得无法顺畅排尿,只能让通红的肉丘在众目睽睽下徒劳地颤抖,直到老师挥手喊停。

不幸地是,雅子也在这类女人之列,她的尿道括约肌,在成为人们目光焦点的时候,总会不听中枢神经的指挥,常常是教师已经示意停止放尿的时候,才能挤出那么寥寥几滴。

今天从早上起来第一次的排尿,就不顺利,20秒钟的时间耗去大半,下身才刚刚开始放松,因为没能及时根据指令停住水流,还挨了一记很痛的教鞭,接下来的几次,心情的紧张不断累积,小腹胀得越是厉害,就越是无法指挥肌肉自如地收缩,到最后一次,雅子甚至连一滴也没有能够释放出来——当她重重蹲坐在低矮的凳子上时,满载的膀胱的震动,让她充分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这一堂课会延续多久呢,在课堂上又会受到怎样的刺激呢?要知道在课堂上随地小便可是最严重的违纪行为,雅子简直不敢想象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而现在,因为屁股坐得很低,大腿的根部压向小腹,进一步增添了对膀胱的压力,对惩戒的恐惧更是大大放大了这种压力,小腹的内侧又酸、又胀、又痒,尿意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尿道口,而她却甚至不能用并紧双腿来加以忍耐。雅子苦恼得快要哭出来了,因为要用力忍住,连带着肉丘和小腹都不断产生轻微的颤抖。

……

正在雅子和其它的雌兽们在各自的苦闷中彷徨无助的时候,“咄咄咄”的脚步声隐隐从身后传来——老师已经到来,新的一堂课即将开始了。

(本节完)



在雅子的印象中,围绕着这所学园的,是一座群山环抱中的,人口稀少的小城镇。没想到,今天学园的整个大草坪,居然都被镇上的居民挤得满满当当。两三百个家庭,东一堆,西一堆地围坐在草地上,塑料布上堆满了从野餐篮里掏出的各种菜肴酒水;小孩子互相追逐嬉闹,年轻人热烈地说笑,上了年纪的人则一面啜着啤酒,一面絮絮地谈着家常。

“雾松镇(就是学园所在的小镇)的居民们,每隔半个月到二十天,都会举办这样的全镇聚会。”学长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向雅子她们解说:“这个时候,像你们这样的新鲜人都会给带出来,给大家认识一下,打个招呼。”

雅子她们彼此相视,她们这些新人,进入学园的时间虽还不长,却都已了解到学园给她们安排的课业是远远超乎正常人的想象的,这次的“打招呼”又会有什么历练等待着她们呢?

“你们不用担心。”看出她们紧张心情的学长,苦笑着说道:“今天只是展示一下身体而已,不会打屁股,也不会有其它的惩罚,而且,有的人还会很爽哦……”

交待结束之后,带队的学长让大家排成了两列纵队,新生一列,学长们一列,从教学楼里,向大草坪跑去。

“一二一!一二一!”在带队学长清脆的号令中,两行美丽的裸女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跑在塑料的行道上,坚挺的乳房,丰满的臀肉,都按着节拍震动摇荡。然而,草坪上的人们,大约是见过了太多类似的情形,居然对于这诡丽的景象没有什么反应,依然忙着自己的游戏或话题,只有几个精力最旺盛的小孩,嘻嘻哈哈地在她们后面追逐。

跑在最前面的学长带着雅子她们跑进草坪,大概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能看清楚这一队新人,她故意沿着不规则的路线在草坪上迂回前进,当诱人的美肉从身边经过的时候,人们才懒洋洋地仰起脸审视一番,偶尔会有一两声口哨声或啧啧声响起,大多数人都依然安之若素。

当大家向所有人都展示过一遍之后,已经跑得微微出汗了,这时组成队伍的人链,开始一节节断裂开来:当路过某个特定的地点时,排在队尾的学长,便会示意身边的新人停下来。这时,便总有一台移动式展台在那里等待着她们。
雅子也终于停了下来,陪伴她的学长,把她领到一个高四十公分直径70公分左右的银灰色金属圆台边,与雅子曾见到过的类似设备不同的是,另有一个立体电视屏幕与展台的底座连在一起,紧挨着展台矗立着。学长弯下身捣鼓了几下之后,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其中。

看了片刻之后,雅子吃惊地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就是自己,只是还穿着整齐的衣服,只见一段段立体影像,在虚空中闪烁摇曳,一旁还配有字幕,说明片子显示的是雅子工作、学习还有居家休闲时的情景,既有雅子自己的家庭摄影,也有显然是不知情时被偷拍下的影像。

“这是对你的介绍。”学长带着同情的语调说道。“现在,你该上展台了,你喜欢怎样的姿势呢?倒挂式、一字马式,四脚朝天式还是把尿式?”

“随便吧……”雅子恍惚地应道。

“嗯,反正待会儿也没有什么区别。”

当所有的『女畜』都在自己的展台上安定下来之后,人们也开始逐渐活跃起来,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离开的空空的野餐篮和堆着食物残骸的塑料布,开始赏鉴起身边美丽的肉体来。

雾松镇的居民,几乎都是为学园打工的,不是厨师、保安、水电工之类的后勤工作,便是给训练师打下手,干些体力活;更有不少是因为担任训练师或学园的管理工作,才从别处搬到这里定居的,所以大家对于如何品评『女畜』,都有一些门道,他们兴致勃勃地评论着『女畜』们的身材、皮肤,各个器官的形状和色泽,争论着面前的女人受虐倾向深不深,适合训练成小马,美女犬,还是肉用畜……

雅子靠在学长的怀里,让她托着自己的屁股,叉开两条长腿,以把尿的姿式面对围观者,听他们用当地方言探讨自己的身体——基本上,大家同意这是一头敏感的『女畜』,自制力较差,容易在鞭打下达到高潮,不过在更适合作宠物还是肉畜方面,还有所分歧。

这时,又有一批『女畜』进入了大草坪,她们胳膊上挎着一个装满肉色油脂的小筒,手里拿着一大把白色长条形的,不知是纸片还是布片的物事,开始向镇上的居民分发。大家笑嘻嘻地接过来,彼此交头接耳,不知在聊些什么,只有只言片语传到雅子耳中,“我看她的就不错。”“不错有什么用,这批里有两个蛮红的歌星,那些小屁孩肯定会选她们的。”“不过,我看也许有机会进前五名。”“那也……”“反正……”

“这究竟是要干什么呀……”雅子小声地向学长询问。

“阴拓纸,每人三张,用来投票……”学长咕哝着答道。

雅子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学长的意思:一个中年人吃吃笑着,从盛着油脂的小筒里掏出一把,涂在了雅子毫无遮掩的秘部,温热的油脂接触到因为羞耻和紧张而兴奋的媚肉,带来快美的感受,接着,那张纸条被压了上去,从脐下一直延伸到会阴处,一个软毛刷轻轻刷过纸条的背面,不一会,雅子的阴户就被拓在了上面。

就这样,雅子肥美的生殖器,一次又一次地被握在沾满油墨的手中——半小时内,抚摸过雅子私处的人,已经超过了她之前人生的总和。温暖的接触和划过阴蒂和肉缝的毛刷带来了不太剧烈却非常鲜明的感受,然而更强烈的刺激却来自被众人恣意把玩的屈辱感,上面和下面都忍不住流下了大量的泪水。

当天色渐黑的时候,『女畜』们再一次地集合起来,点票之后,雅子发现自己在“选出最美新鲜玉蚌”这项小镇传统的群众娱乐活动中,得到了第四名。镇上新闻网站的业余记者们拍摄她们狼藉的下体,得到第一第二名的歌星们还要回答诸如“这次得奖的心情和以前得奖时有何不同”之类的问题。一个学长,轻抚撅着屁股朝向闪光灯的雅子的秀发,低声安慰她道:“傻孩子,这并不是坏事,有了这个记录,以后你拍卖时的身价也会提高的。”

联系广告